您好,欢迎访问这里是:襄阳消杀公司_襄阳除四害公司_襄阳灭蟑螂_襄阳灭老鼠_襄阳灭蚊蝇!
18371065523
24小时服务热线
襄阳消杀公司_襄阳除四害公司_襄阳灭蟑螂_襄阳灭老鼠_襄阳灭蚊蝇
联系我们

襄阳消杀公司_襄阳除四害公司_襄阳灭蟑螂_襄阳灭老鼠_襄阳灭蚊蝇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

汉水华城翠苑商业街108号

电话:0710-3769876

传真:0710-3769876

手机:183 7106 5523

邮箱:1212257@qq.com 

网址:www.weishipco.com


【博士说虫】周小洁:蟑螂与PCO的“军备竞争”

发布时间:2021-05-19 15:30:21人气:

每次讲到蟑螂防制,谈到蟑螂适应性,我总会想到一句名言:生物学只有以进化的眼光来看才有意义(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这句名言,也是多少从事生物进化研究人员的笃信箴言和口头名言,是出自何处呢?

 

其作者是杜布赞斯基(Theodosius Dobzhansky),美籍俄罗斯生物学家(遗传学家、综合进化论创立者之一),于1973年在《美国生物学教师》(American Biology Teacher 35 (3):125-129) 期刊上,以“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为题发表的一篇文章。后来,这句话在进化生物学文献、教科书、学术专著和科普著作中,被广泛引用,以杜布赞斯基关于进化论的“名言”而为人们所熟悉。提起杜布赞斯基,他还是“中国遗传学泰斗”谈家桢先生的博士生导师。

 

回到本文主题蟑螂上来,蟑螂的进化史约3.5-4亿年,这一结论来自石炭纪的化石推算,可以说蟑螂见证了曾经的“地球霸主”恐龙的灭亡,也目睹了人类祖先一步步从树上攀爬演化到现在的陆上直立行走。

 

我们日常生活中,影响人们正常生活的常见蟑螂主要是德国小蠊和美洲大蠊,尤其是德国小蠊,与人类共同演化、生生不息。从生物演化角度来看,人与蟑螂之间从起初的互不干涉,逐步互相影响到现在的人蟑大战,这种情况会一直进行下午。本文围绕蟑螂与人,尤其是有害生物防制人员之间,是如何的开展此消彼长、持续不断的“军备竞争”进行阐述。

 

一 、生命力


德国小蠊的生活史可以概括为2月成年、1年寿命、7次生育。一对成年蟑螂,理论计算在一年后,种群规模达到千万以上。正是基于如此强大的繁殖能力,德国小蠊通过“蟑海战术”才得以维持种群的繁衍,并真正通过在夹缝中求生存。美洲大蠊的繁殖力虽然没有德国小蠊强,但也远超人类,关键是美洲大蠊还有孤雌生殖这一独门绝技,使得一只母蟑螂一辈子没见过异性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种群的繁衍。


还有一点,就是关于蟑螂的食性,除了喜欢吃香、甜、油的食物,它的食谱上还有纸张、肥皂、牙膏、烟头、胶水、浆糊、果皮、茶叶渣、丝毛织物、蔬菜等等。总之,小强的胃口好,几乎无所不吃、吃嘛嘛香;它有水无食可活6周,无水无食还能活1周。这样的杂食特性、耐饥饿性,这一轮的军备竞争环节,毫无疑问蟑螂以其超强繁殖力和杂食性获得胜利。


二、战斗力

    

   接下来,人们对蟑螂的战斗进入了持久战阶段,您是否注意过灭蟑的偏方或者妙招,有食物类:洋葱、黄瓜、花椒、辣椒、柠檬、橘皮、土豆……;日化类:洗衣粉、肥皂、苏打粉、消毒剂、硼酸……

    

   这些所谓的妙招偏方,在实战中可谓屡战屡败。接下来,介绍的这三招,才是灭蟑的正确招式,我们要针对它的特点实施精确打击,我有三个妙招。


第一招是环境治理。首先,就是堵洞抹缝、定期检查缝隙孔洞;然后就是搞好清洁卫生,垃圾、蟑螂尸体要及时清理密闭,地面、家具里不要积水,通过环境治理,铲除蟑螂栖息地。


第二招是物理防制,目前最广泛的方法就是粘蟑纸,只要把粘蟑纸揭开以后放在蟑螂经常出没的地方就可以了。为了提高效果可以在上面放一些食物,引诱蟑螂,而且被粘到的蟑螂可引诱更多蟑螂过来自投罗网,不要轻易扔掉。当然,物理方法一般是在蟑螂密度不是很高、危害不严重的情况下采用。


第三招,必须要借助毒饵来处理。胶饵可以直接布放到蟑螂生存的缝隙,例如橱柜、各种电器设备,电脑、冰箱、电视、微波炉。胶饵适口性、持效性非常好,一般没有气味,毒性非常低,使用安全。颗粒毒饵最好不要直接撒在地上,用小盖多点布放。超市购买的气雾罐不适于根除蟑螂,只能直接对准蟑螂喷洒,而且容易污染环境。


    上面三招是我们的战斗力,但蟑螂不会束手就擒、销声匿迹,相反,在和PCO持续斗争的过程中,它们身经百战,提高警觉,增强代谢,即通过生理抗性、生化抗性、行为抗性,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接下来就要轮到蟑螂登场了。


三 、抗药力


在PCO通过胃毒、吸入、接触等方式,将杀虫剂送至蟑螂,想置之于死地。虽然,效果是有的,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杀虫剂的选择压力之下,一些经历了杀虫剂连番攻击并存活下来的蟑螂,可谓是真正的勇士,他们身怀抗性基因,又有警觉地味觉意识,使其成功经受了杀虫剂的表皮穿透,并抵制了胶饵的美味诱惑。


四 、总结


在这场PCO与蟑螂的持久战中,没有永恒的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双方此消彼长。作为PCO专业人员,首先应该了解蟑螂,并且通过持续的学习,掌握关于蟑螂的生理、生态知识,同时还要紧跟杀虫药械发展动态,熟练使用我们手中的“武器”,这样才能够知自知彼,保持优势;但是,也应该看到,我们对蟑螂的了解,是处于滞后的状态,这就回到了文章开头提到的关于适应性进化的理论,变化是永恒的,蟑螂的适应性也是如此,而我们也得相机而动,找到相应的对策,从某种程度来看,双方是在互相促进。


6月6日世界害虫日来临之际,愿同行们厘清人与害虫之间的关系,不变的是对专业知识的追求,要变的是害虫防制的理念和心态。






周小洁照片.jpg 


周小洁,男,1981年出生,博士,2010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同年进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与有害生物防制所,并于2012-2015年从事病媒生物防制博士后研究工作,现担任副研究员。

 

主持多项国自然、首发、国家博士后基金等多项国家及省部级课题,主要围绕媒介害虫的重要功能基因演化及综合防治技术开展应用基础研究,共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其中SCI论文10篇。2014年获共青团北京市委“北京市青年岗位能手”,获北京预防医学会和北京市科协“北京青年优秀科技论文”一等奖和三等奖。

 

现担任中华预防医学会媒介生物学及控制分会蟑螂学组副组长、中国昆虫学会理事、北京市农药学会理事、美国媒介生态学会会员、《中国有害生物防制》特邀撰稿人。

 

参与了北京APEC、杭州G20、“一带一路”、国庆70周年等大型活动的病媒防制保障工作,并多次在CCTVBTV、北京广播等媒体进行病媒生物防制的科普宣传。作为中国卫生有害生物防制协会、北京有害生物防制协会的培训教师,讲授病媒生物综合防制、常用杀虫剂等专业课程。


推荐资讯